热点新闻

征收方案出炉,以及居民的纠结 | 告别的温度:宝兴、盛泽,旧里面向未来

第三卷 从高潮到尾声

“预期与方案有落差怎么办?旧改中的家庭矛盾怎么处理?……特大型城市的旧改,就是要用一根针,去理清楚千条线。”

「宝兴篇」

金陵东路地块一轮意愿征询同意率高达99.69%,创造了黄浦区大体量旧改项目一轮征询同意率的新纪录。

正是因为看到了绝大多数居民对旧改工作的支持和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在旧改二轮征询工作启动之前,参与征收的所有工作人员就已经有了心照不宣的共同奋斗目标:要努力做到二轮征询高比例生效。

2019年12月初,金陵东路地块旧改工作二轮征询正式启动。就在此后不久的12月14日,同处黄浦区的乔家路地块(西块)旧城区改建项目,创下首日预签约率92.29%的高纪录。

这在为金陵东路地块旧改加油打气的同时,无疑也给所有的工作人员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尤其是作为上海第一个居委会的诞生地,有着悠久光荣历史的宝兴里,能否在这个关键性的时刻,书写新的辉煌?

2020年1月6日,金陵东路旧改地块二轮征询正式签约第一天,已有2102证居民完成签约,签约率达到99.2%。最终,2119证居民全部签约。

在这一个接一个的“新高”背后,是参与征收的所有工作人员夜以继日、紧追不舍、春风化雨的工作。

17从一轮到二轮,居民心态发生明显变化

参与征收的所有工作人员还来不及消化一轮意愿征询取得的成绩,2019年9月,二轮征询就被提上了日程。

宝兴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徐丽华、居委会主任陈冬都曾不约而同地说过:一轮意愿征询同意率高达99.69%,这本就在他们的预料当中。但“同意旧改”只是一个意愿,并不牵涉到各家各户的切身利益;真正关键的,是等到旧改征收补偿标准出来,各家各户还能否继续保持这样高比例的“同意”。毕竟,到了征收补偿协议阶段,就是切切实实的“真金白银”了。

2019年9月16日,《黄浦区金陵东路地块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在征收事务所和居委会的公告栏中贴了出来。

当天晚上,许先铭就看到,有下班晚的居民正在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公告栏上的征收补偿方案,一行一行地仔细看。“这时候你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旧改对每个被征收家庭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了。”

与此同时,各种关于宝兴里旧改征收价格标准的猜测,也已经在居民们自发组建的微信群里传播开来。征收均价一度被传到了8万元/1平米,更有甚者,有居民认为上10万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但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到,宝兴里属于老式旧里,而2019年整个黄浦区旧区改造的征收均价也只是五万元出头。

这样的高期待值,确实给后面的征收工作带来特殊的难度。这正是很多老小区旧改的普遍心态:旧改没来盼旧改,真要征收怕征收。

2019年9月20日,市委书记李强再赴宝兴里。在座谈会上,他专门听取了金陵东路地块旧改项目的工作情况汇报,并表示,旧区改造既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全市旧改工作推进势头良好。要顺势而为、乘势而上,下更大决心、花更大力气,更快更好推进全市旧改工作,争取早日完成全市旧改任务。

同时,李强指出,做好旧改工作,需要党委政府全力推进,也需要居民群众积极配合,大家共同努力把好事办好。

李强书记的再次到来,一方面为金陵东路地块的旧改征收按下了“快进键”,同时也让许多居民提高了对征收补偿标准的期待。“这当然也在我们的预料之内,所以居委会第一时间就对居民们的心理预期进行了降温。我们告诉居民,李强书记来是为旧改‘提速’的,而不是‘提价’的。”徐丽华说。

国庆节前后,对接宝兴居委的黄浦区第四征收事务所工作人员举行了19场大型居民座谈会,认真听取、记录每一位居民的意见、需求和疑问。从房屋类型、评估价格、安置房源所在地,到阁楼、灶间、阳台怎样计算面积和系数、特殊情况的居民能否获得定向补贴,这些都是关注度最高、直接影响补偿金额的实际问题。

经过两轮修改后,2019年12月3日,金陵东路地块旧改征收补偿方案确定了最终版本。同一天,《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金陵东路地块)》发布,这就是老百姓通常所说的政府“征收令”。

也就在同一天,金陵东路地块征收项目涉及的每家每户,都拿到了自家的《居住房屋征收与补偿测算单》(分“货币安置”和“现房安置”),其中包括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金额、奖励与补贴金额,及在签约期限内签约并在约定期间内搬离被征收房屋的补贴等内容。

就在看到“补偿测算单”上的具体数字之后,原本一致热切期待旧改的居民群体,开始出现了“分裂”。

居委工作人员们普遍认为,拿到“补偿测算单”前后,是居民心态的一个分水岭。有了可以拿来直接比较的数字之后,“失望”“不平衡”“不甘心”,种种情绪就逐渐显露了出来。

每天晚饭后,不认可征收补偿标准的居民,开始在附近的延福绿地或者申鑫大厦底楼的KTV聚集,更有居民带头并鼓动其他人一起写上访信。而那些基于自家情况提出个别诉求、但被征收所否定的居民,或者开始强硬反抗,或者断然拒绝了经办人随后的联系。

徐丽华说,绝大多数居民的内心依然是支持旧改工作的,无非是想着能多拿一点是一点,“这是人之常情,我们也能理解。但很多话,征收所直接上居民家里去讲,很容易造成对立情绪,这就需要居委工作人员来充当一个沟通桥梁的作用。”

居委工作人员说服居民的方式,核心依旧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同时,他们也摸索出了不少有助于化解矛盾的策略和话术。

18居委工作人员分块 包户,协助征收事务所工作

在宝兴居委,一直以“宝兴精神”要求自己的居委工作人员,已经与居民建立了相当深厚的感情。这也是老旧小区的特色之一:居民家里但凡出了难以解决的问题——无论是水电煤气,还是家庭纠纷,甚至就医上学,都习惯性地先到居委会求助。

徐丽华书记有多年的居委会工作经验,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但遇到居民来求助或者抱怨时,却温和热情、耐心有加,因此成了很多居民心中的“贴心人”。她说:“其实对于很多困难居民来说,尤其是子女不在身边的老年人,居委会就是他们最后可以依靠的力量。虽然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居委会的工作范畴,但只要居民找上门来了,我们能帮着解决的,就会帮着解决,这也已经是宝兴居委几十年的工作传统了。所以在碰到遇到旧改这样的大事情的时候,居民对我们的这种信任和亲切感,不把我们当‘外人’,就成了我们开展工作时最重要的基础。”

在宝兴居委狭窄的办公室里,居委工作人员与居民之间的友好互动时常发生。而且因为旧改的到来,这种互动也开始带着一丝“离情别绪”的意味。2019年12月21日上午,一只灰色小泰迪狗跑进居委会办公室,后面却没有跟着主人。李琳一看,叫它:“芝麻!”小狗果然停了下来。李琳说,芝麻是自己块内居民养的狗,“先让它在这待会儿,没人来找,我等下给送回去。”

80后的居委工作人员李琳热情活泼、爱说爱笑,又长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受到各年龄段居民的欢迎。正在居委会聊天的居民跟李琳开起了玩笑:“你不但跟人熟,跟狗也熟。”这话也另一位居民发出感慨:“咱们居委会是真的好哦,以后搬家了,不知道能不能再遇到这么好的居委会了。”

李琳笑:“那你们要支持我们工作呀。”两位居民不约而同表示:“我们到时候肯定是签约的,这个你放一百个心。”李琳:“再劝劝你们周围那些不愿意签字的朋友。你们说话比我们管用,他们听得进。我们去劝,他们总觉得我们要图什么一样,劝不听,再劝就要跟我们翻毛腔了。”

2019年12月24日上午,下着小雨,有位宝兴里居民来到居委会,说说自家所在楼栋4楼的邻居搬家之后,有一块隔板悬在窗外,正对着小天井,遇到刮风下雨天,掉下去就可能砸到人,怎么办?许先铭冒着雨跟着跑了一趟,现场一看,那块隔板面积和重量都很大,他一个人无法拿进来。于是跟居民说,可以报119来处理;如果居民不方便,居委会也可以帮着报。许先铭笑言:“这边的居民大都没有‘物业’的概念,遇到什么麻烦,找居委会就对了。所以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对自己块内的居民情况差不多都了解,这点在旧改工作中是很见成效的。”

旧改工作的主体是征收事务所,从外滩街道到此次旧改涉及的宝兴和盛泽两个居委,手中并没有影响被征收居民所得的“裁决权”。但征收所经办人对宝兴里人生地不熟,居民们面对陌生的经办人,则难免抱有强烈的警惕甚至是抵触心理。而因为居委工作人员们在日常工作中有“进百家门、知百家情、了百家忧、解百家难”的群众基础,在旧改征收工作中,起到了强大的沟通、协调作用。

宝兴居委总共9名工作人员,除了书记徐丽华总负责外,其他8名每个人都要对应100个以上的被征收房证。他们一方面要对接分到自己手上的居民家庭,配合经办人,彻底排摸每家每户的家庭情况、利益诉求、家庭矛盾,对排摸出的重点对象、复杂对象,还要进行一户一档全过程的情况跟踪和矛盾化解;另一方面,居民到居委会反映各种的跟旧改征收有关的情况、问题、意见,也要及时反馈给相应的经办人。

居委工作人员们的协助,有效化解了征收所人头不熟、家庭矛盾不熟的问题,成为经办人与居民之间的顺滑剂、融合剂。很多居民在经办人上门的时候,都表示“我是看在居委会的面子上才让你进门的”。有些居民对旧改政策不满,不愿意跟经办人谈,还特意跟居委工作人员提前打招呼:“我可不是有意为难你哦。”从中可见居委工作人员在居民当中有极高的认可度。

从7月份旧改消息出来之后,宝兴居委的工作量成倍增加,与此同时他们也要努力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徐丽华要负责随时随地出现的各种“疑难杂症”,不管是居民还是征收所,一遇到问题全都跑过来找她,尤其是有些居民口口声声“我只相信你徐书记”;居委会主任陈冬就住在宝兴里,也面临被征收,要考虑找房子、搬家等一系列问题,还要处理块内居民的各种突发状况;唐晓亮的女儿2019年10月29日出生,年轻的爸爸只请了两天假就赶回来上班了,幸好家人也都非常理解和体谅他的工作;即将退休的李志民,母亲患病需要陪护,就算离开办公室,他也依然保持跟居民和经办人的顺畅对接;90后居委工作人员顾赟是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她首次面临如此集中的家庭矛盾,要努力克服年龄方面的“障碍”,用自己的专业和耐心安抚居民情绪……

居委工作人员的工作能力和个人素质,更获得了经办人的高度认可。12月25日下午3点半,唐晓亮对接的经办人兴奋地跑到居委会,告诉唐晓亮:又一个犹豫反复的居民搞定了!唐晓亮是退伍军人,高高大大,爽快利落,很多居民都把他当成可以一起抽抽烟、嘎讪胡的朋友。经办人对徐丽华和陈冬说:“你们这小伙子,我老喜欢他的,我们合作特别愉快!”

19加强宣传攻势,杜绝任何侥幸心理

宝兴里所处金陵东路的黄金地段、李强书记两次视察和关注、金陵东路地块旧改的全市瞩目,以及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关于征收工作的“操作信息”,使得不少居民抱着一些商业动迁中存在的老观念老想法,像是“闹一闹总归有好处的”“阿拉再拖拖看”“听伊拉讲钉子户都发财了”。

为了避免有居民抱着“闹一闹多得益”的想法,从旧改启动之日起,街道党工委和征收所就根据以往的经验,先发制人做出对旧改错误认识的澄清,在各弄堂口、居委办公室、征收所项目大厅等处,张贴沪语漫画式张贴画“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房屋征收十问十答”“何谓阳光政策”等。

这些宣传画,通过生动案例的宣传,把“数人头”为主的商业动迁,与“数砖头”为主的政府征收的区别,宣传到位。同时着眼从居民利益角度出发做到讲清政策、讲清好处,让旧改居民切实感受到宝兴里旧改征收是“一碗水端平、一竿子到底、一揽子公开”。同时告诉居民,“阳光征收”就是确保签约标准“前后一致”,居民先签后签的补偿价格都一样,甚至先搬走的还能获得奖励。

与宝兴里小区一街之隔,征收所大厅设有多个电子触摸屏,居民们可以随时查询到每户居民的人员、面积、补偿、房源等信息,公开、透明,让更多居民签得更放心、更踏实,也从源头上杜绝了“运作空间”。

据外滩街道办事处主任孔翼菁介绍,这次征收的宣传策略其实有过一些变动。最初,宣传板的内容都是集中在“早签早得益”。二轮征询启动了一段时间后,工作人员发现居民中流传着一种说法:一定要屏牢,屏牢了,收益就能最大化。

“有些居民就觉得这是市委领导关心的项目。为了领导的面子,我们会想尽办法去推动征收,即使没有条件,我们也会创造条件。”孔翼菁说,这其实是居民的一种误解。

为了破除这种误解,他们连夜请广告公司增加了一些宣传板,新的宣传板上写着:如果二轮征询比例不到85%,按照规定,征收工作将终止,并且三年内不再启动征收。

“我们是想告诉居民,这是依法征收,不是什么领导工程。如果群众不同意,我们会尊重群众的意愿,并严格按照法规进行。但是,我们也不希望群众因为某些误解,错过了这次改善居住条件的机会。”孔翼菁表示,看到新的宣传语后,不少原本摇摆不定的居民都转变了想法,而且一些期盼征收的居民也主动加入到了劝说当中。

12月24日晚上7点,徐丽华与唐晓亮一起到宝兴里转了一圈,看看那几处地方居民容易聚集,有没有合适的墙面张贴公告板。按计划,宝兴居委准备在小区内做3-4个公告板,从12月27日零时开始启用,随时更新签约户数,“作为一种宣传攻势,也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心理暗示”。

从11月份开始,宝兴居委就根据居民二轮签约的基本意向,将“问题户”进行汇总,形成一份“宝兴地块居民签约问题清册”。上面详细列明了被征收人、被征收地址、事务所经办人、居委工作人员、机关工作人员、主要问题、联系情况(如人户分离、联系不上、拒绝上门)等事项。这份“清册”,每天下班之前都要根据当天实际情况进行更新。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所谓“问题户”只是一种习惯叫法,只说明这些居民家庭在征收过程中存在一些需要解决、解释的疑点或难点,并不代表这些居民家庭的要求就是有问题的。事实上,从外滩街道党工委书记卞唯敏、外滩街道办事处主任孔翼菁,到宝兴居委的工作人员,都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在这样大规模的旧改征收过程中,居民们有问题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没问题那才是不正常。

截至2019年12月19日下午5点,预签约一周前,这份“问题清册”上轻重程度各不相同的“问题户”,还有116个。用徐丽华书记的话来说,这些留到最后的,“都是最难做、最考验人的工作”。

因为旧改,居委工作人员的上下班时间已经被打乱了,很多居民都是下班后才有空过来聊聊,经办人也只能选择晚上上门。为了给工作日上班、没空来居委会的居民提供便利,同时也配合征收所的工作,从12月23日起,居委工作人员的下班时间改为晚上9点。也就是说,在预签约这一周,他们每天从早8点到晚9点,至少工作13个小时。事实上,能够晚上9点下班,都已经算早的了。只要有居民或经办人来谈事,居委工作人员就没法走。

20居委工作人员以身作则,带动左邻右舍签约

在宝兴居委,有两位居委工作人员的家庭被纳入此次旧区改造征收范围。一开始,当他们动员居民签约时,经常会被调侃:“你们认识征收所的内部人嘛,肯定是得了好处的。”

居委会主任陈冬在宝兴里居住多年,性格爽朗,与居民关系密切。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她都回答得非常干脆:“你可以去查,那边征收所大厅有显示屏,你能查出来我多拿一块钱,我都跟你平分,好不好?”

陈冬本人分到的块内有145户家庭。除了配合征收事务所开展工作外,陈冬的家人也在她的动员之下,做起了编外的“调解员”,一起做左邻右舍的思想工作。由于平时在工作中积极主动,帮助居民解决了许多“急难愁盼”,陈冬在居民当中的被认可度很高。陈冬说:“居民们会‘盯着’他们认为有花头、有门路的人家,这个心情不难理解,毕竟征收补偿对哪户人家来说,都是一笔巨款。但是你正儿八经跟他们解释‘我们没有特殊待遇’,他们往往是不相信的。所以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说要不咱们都把自己家的清单拿出来对一对?他们也都知道我家住哪里、具体什么情况,这样开玩笑的次数多了,他们自己也觉得没意思,后来也就不说了。”

居委工作人员许先铭的父母就住在金陵东路326号,承租人是许先铭的母亲。虽然在宝兴居委工作才一年多,但许先铭却是宝兴里土生土长的孩子,性格上也带有上海男性的温和细致。小区里的居民大多数都认识他,遇到问题也愿意跟他商量。

许家的房子只有15平米,几十年来,逐渐有了私搭出来的阁楼和阳台,卫生间、厨房也都是独用的。许妈妈介绍说,房间里的家具都带着不同时期的特色,“都是一点点逐渐添的。有50年代的老式箱子,60年代的五斗柜,90年代的铝合金门把手,沙发是带抽屉的长凳,就是为了便于收纳。买这个大立柜的时候,因为楼梯到天花板的高度不够,只能拆掉楼梯,把大立柜给吊上来。”

虽然房子不大,但在勤快细致的许妈妈的操持之下,许家布置得干干净净,非常温馨。许先铭的父亲交际甚广,每天从不同渠道获得各种信息,也曾经想过“看看再说”。

因为儿子在居委工作,父母也曾向他打听过是不是真的“毫无讨价空间”,许先铭直接告诉父母:“征收政策都是公开透明的,不要纠结,越早签越早搬越好。别人跟你说晚点签钱会多,你不要理睬他。同时,政策上能享受到的就全部享受到,如果你能在家里找到符合政策补贴条款的点,我全力支持,但多余的举动真的没必要。”

有意思的是,每次跟父母讨论签约的问题时,都是许先铭的“宣讲”时刻。“我们这里的房子,都不能说是一墙之隔,而是一板之隔。我们在自己家讲话稍微大声点,楼上楼下、隔壁人家都听得到。所以我在家跟我父母说的时候,声音就放得很响,他们全听得到,等于我是在做一个非常公开的宣讲了。而且这是一种最好的输出方式,因为我说的时候,他们只能听着,不像在居委或者在小区里,他们还有机会反驳来反驳去。”

因为许先铭和家人的影响,许家所在的楼道在整个旧改征收过程中都非常平和,没有出现“问题户”。

随着签约日期的临近,许先铭的父母已经在找房子了。他们希望在儿子家附近先租房子过渡一下,然后慢慢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许先铭经常这么说:“我父母作为被征收户,我就告诉他们,旧改的阳光照进来了,肯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错过真的会遗憾一辈子。而我自己作为居委工作人员,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政府的阳光政策,洒到每个居民身上。”

21传承宝兴精神,党员工作人员带头签约

从成立时间上来看,宝兴里是上海第一个居委会,近年来随着媒体宣传,逐渐被简化为“申城第一居委”。在外滩街道党工委书记卞唯敏看来,这个“第一”,不只是“第一个成立”,更应该包含“工作一流”“创新一流”等更多的内涵。“所以我们期待宝兴居民区党总支以一流的工作标准,一流的工作干劲,做出一流的工作成绩。”对宝兴里的旧改征收工作,外滩街道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期望。

过去几十年中,党建工作是宝兴居委一以贯之的工作重心,一茬又一茬的宝兴人努力发挥党员的先锋带头作用。宝兴居委9名工作人员当中,有6名党员,其余3名都是入党积极分子。

在宝兴里居住了70余年的老周,是宝兴居民区党总支委员、第二支部书记,也是宝兴居委兼职多年的居委工作人员。外滩街道党工委书记卞唯敏向全街道各居委的支部书记做了《李强书记到外滩街道调调研指导主题教育和旧改工作》的报告,真切、真诚地对宝兴地块征收工作做了详尽的指导。老周感到党课的内容,对正在旧改征收中的每一户居民必能起到正面激励作用,当即联系外滩街道党工委,征得同意拿到了原稿,在支部召开专题组织生活,把市委领导的精神传达到了每位党员,让支部党员的思想得到了统一。

几天后,在一次征收组召集的居民听证会上,居民们群情激奋地对着征收工作人员连连发问。老周马上赶到,他感到把李强书记的讲话原原本本地上情下达,会让群众得到安抚,会让他们的态度发生转变,于是在会上宣读了李强书记对这次征收的关心与希望和指导。会后,老周又在路边店复印了400余份发给居民,这种正能量的传播,安抚着居民们焦虑躁动的心。

征收搬家对宝兴小区每家人家都是头等大事,每个家门内都上演着悲欢离合,纠缠着利益的分割,纠心着亲情的离合。老周自己也在经历着家庭矛盾。

老周家房屋的承租人是已过世的父亲。周家有四兄弟,户籍都在宝兴里,并且除了大哥,其余三兄弟也都住在宝兴里。在旧改之后,兄弟之间无法就内部分配达成一致,成了宝兴里的“问题户”。但老周很清楚自己的党员身份和应承担的责任,也清楚政府工程应该配合。因此,不管是碰到外滩街道工作人员还是宝兴居委工作人员,他都主动表态承诺:我自家的矛盾自己解决,不用领导操心,一定会在规定日期内把字给签掉的。

随着签约期限越来越近,为了说服家人,老周多次召开家庭会议。他还写了一封写给已经去世的父母的亲笔信,告诉父母最近家族里发生的事情,并且在家庭会议上读出来。

在这封信中,老周写到——

“爹爹,姆妈:

老房子要拆了,今朝我约请兄弟四人来此向你们和老房子告别。同时协商你们留下的财产如何进行处置和分割。

今朝,我希望在你们的护佑和监督下,能够得到:亲情的回归,道德的回归,兄弟情份的回归,家风家规的回归。兄弟们能心平气和、互谦互让、平等相待、兄善弟敬。

让我们在和睦友善的气氛中达成今天的共同决定。在我们兄弟的共同努力下,创建我们共同的福德之举,让结果是共同的满意。

爹爹,姆妈,请护佑我们兄弟情谊长存。遵循和传承周氏家风家规,让我们在安稳的晚年生活中安心地享祖辈遗留给我们的福禄。

让我们各自的家庭平安幸福。

2020年3月12日”

四兄弟不和,肯定不是父母愿意看到的,也有悖于父母在世时的家教。这封情真意切的家信感动了几个兄弟,最终化干戈为玉帛,在二轮签约期内签了字。

宝兴里居民于向新与老周是前后楼邻居,平时在小区内遇到都会有交流。此次征收中,于家对征收工作一直采取回避等方式消极应对,老周主动与居委工作人员一次次上门解释、沟通,使得于向新在第一轮征询投票中,投下了同意票。

宝兴居委第一任主任单粲宝的女儿,这样告诉居委工作人员:“说实话,我真的不舍得这里,但我是单粲宝的女儿,我肯定会响应政府号召,绝不给你们添麻烦。”

2019年8月23日,当旧改启动一轮意愿征询时,93岁的须松青早早赶到投票现场,成为第一个投票的居民。

须松青在宝兴里生活了80多年,他和夫人在福利会创建期间相识,组成家庭后,三个儿子相继在宝兴里出生。

他们在金陵东路300弄24号2楼的家,加上阁楼有56平方米,在当年算是宝兴里比较宽敞的房子。但当儿子们长大成人,相继成家立业后,对于祖孙三代而言,这个房子就显得很拥挤了。

走进他们的家门,第一眼看到的是通往阁楼的近乎垂直的楼梯。靠近门口的部分是餐厅,一个水斗,一张餐桌,中间用一个帘子隔开,后半部分就是卧室。逼仄的空间里塞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面是几十年前的物件,陈旧的沙发和橱柜,另一面是一张双人床和新潮的明星海报。沙发是须青松老伴的床,他的二儿子睡在正对面双人床的上铺,下铺睡的是他32岁的孙女。

大儿子夫妇也住在这个房子里,阁楼就是他们的卧室。而须松青因为家里实在没有地方可睡,就在隔壁租了一间房子。

可以说,须家等旧改,已经等了几十年。作为宝兴居委第一任副主任,须松青深受居民爱戴,他的做法也影响了很多居民的意愿。

宝兴居委一直有个心愿,希望须老成为首个二轮预签约的人。没想到,须松青11月不小心摔跤卧床,不幸于12月20日下午作古。但老人的家人表示会将须老的想法贯彻到底,经常在小区内劝告想要“再等等看”的居民。

2019年12月26日晚10点,须老的夫人、85岁的马敏华赶到征收大厅,想要见证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但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老人身体吃不消,回家前再三叮嘱儿子须勇,一定要准时到、带头签。零点刚过,须勇成了第一个预签约者。“父亲看到了旧改的曙光,却没等到二轮征询。所以我代表父亲带头签约,完成老人家的遗愿。”

为推进征收工作,外滩街道还牵头成立了金陵东路地块旧改项目临时党支部。临时党支部由宝兴居民区、盛泽居民区、区第二征收事务所、区第四征收事务所、区征收中心、外滩街道房管办、外滩市场监管所、外滩派出所、上海端正公房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凌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等部门派员组成。临时党支部书记由徐丽华担任。

居委工作人员在与居民的接触中也发现,一些居民对政策的理解还停留在1990年代,总觉得可以“等一等,要一要”,居委工作人员及时反映了这一情况。在临时党支部会议上,党支部成员们商量了解决办法。会后,征收事务所与相关专业部门对居民进行了政策上的专业解答,及时打消了一些居民的想法。

22服务前置,确保政策阳光照进每个家庭

在二轮征询开始之前,徐丽华就提出,居委会遇到事情,每个人都要多为居民想一想,把他们实际碰到的困难和问题,在二轮征询前解决掉。为了居民的切身利益,宝兴居委也将服务前置,开通各种办理绿色通道,确保居民利益不受损。

在“居住房屋征收与补偿测算单(货币安置)”表中,“室内装饰装修补偿”这一项,各家的计算标准都是不同的。唐晓亮块内的顾亚影家庭,是宝兴里公认“装修最精致”的家庭。2018年,顾家专门请了设计师,装修了这套三十多平米的房子,家具都是定制的。2019年年初入住,顾亚影夫妇带着在附近中学上初三的外孙,住得非常舒适。

因为了解这家人的情况,一轮签约之后,唐晓亮就向征收所为顾家做了登记备案,重点说明情况。“这家从装修到入住,我们是看在眼里的。确实住得很舒服。要重新买房子、装修,在宝兴里这种地段是不可能的。但他们也很深明大义,顾全大局,我们也在力所能及范围之内,支持、帮助他们争取权益。”

在小区里看到唐晓亮,顾亚影的丈夫陶先生上来打招呼:“讲良心话,旧改征收对我们家来说好处不大。我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装修花了几十万,家具都是定做的,到新家不一定还能用得上。但是旧改征收对宝兴里来说是件大事、好事,你们呢工作也做在前头,这些我们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我们就八个字:顾全大局,配合工作。其他的就不说了。”

还有小区居民告诉唐晓亮,自己家本来也是要装修的,连装修材料都买好了,但从得知旧改的消息之后,就堆在门口,“幸好没动,要不然亏大了”。

唐晓亮说:“该给居民的,一定要给到他们。他们想不到的,我们也要想在前头。只有我们的服务先到位了,到时候需要居民配合我们,这话才好说得出去。”

在征收工作中,诸如均价、面积测算标准等都无法更改,但为了照顾被征收家庭的实际情况,还有一些特殊的补贴政策。在这份“黄浦区金陵东路(宝兴居委)旧城区改建房屋征收特殊对象审核表”中,列出了诸如残疾、大病、特困、劳模等特殊对象可以获得的一次性补贴。问题是,很多居民由于各种原因,一直都没办理相关的证明。

午休时间,居民章阿婆走进居委会办公室,点名要跟许先铭商量:“家里老人听力残疾,但一直没有办残疾证,错过了认定,就要损失这一块补贴,现在该怎么办?”

许先铭的回复很贴心:“侬勿要急,我们‘两条腿’走路:我先把你们家的情况登记好,及时反映给上级领导,商量是否有补救措施。这两天,你们也赶紧去办理残疾证,争取早点办出来。”

对类似补办认证证件的情况,宝兴居委都主动询问情况,向居民提供最快的办理路径。许先铭说:“只要他们提供的材料是真实有效的,我们肯定会帮助他们争取。毕竟对他们来说,一个证办下来,可能就能拿到相应的补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放在谁身上,谁都不会不在乎的。”

 

 

1 2 3 ... 11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周到客户端 作者: 责任编辑:姚卫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