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再见了,藏在高楼间的老弄堂

以下拍摄地为随机选择,并非旧改划定区域

老弄堂,上海囡囡的童年纪元

/ / /

在魔都排布紧密的“钢铁森林”背后,藏着一片与这个摩登城市看似不符的矮楼,狭窄和破旧是TA的代名词,但TA也是无数人梦开始的地方。

TA就是,承载无数魔都人回忆的“老弄堂”。

穿过塞满电瓶车和自行车的过道,就能遇到被精心培育的绿植,迎阳而晒的衣物,印有多年使用痕迹的杂货...

一眼望去,满目尽是市井烟火气。

这是曾是无数上海囡囡童年回忆的重点篇章:

楼上爱打篮球的哥哥,隔壁洗发水味道很香的姐姐,对面烧红烧肉很嗲的阿婆,还有每天一起在弄堂里乱跑的小伙伴...

凌乱又外露的老式电线、以及近到伸手即达的楼间距离,形成了老弄堂标志性的风景线。

门前泛黄的光明牛奶箱,养在窗台上的芦荟和小葱,经过几十年风吹雨淋而显得斑驳的砖墙,令每一个在弄堂里长大的小孩感到亲切万分。

即便是那个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的过道,在上海囡囡的心中,也承载着沉甸甸的分量。

他们的印象中,好像在这个过道跑着跑着,就长高了,长大了,然后跑远了...

再见了,藏在高楼间的老弄堂!

/ / /

这两年,是上海城区旧改大年。

越来越多植根于城市多年的老建筑、老街区都打上了“即将拆迁”的标志,这些看似与高楼大厦格格不入的老弄堂也不例外。

老弄堂的拆除,意味着一群老住客的离开。谈及即将搬入新房的心情,他们无一例外的百感交集。

他们可能早已定居他处,住进高楼,把老弄堂的房子用作杂物间,归置一些不舍得留,又好似用不到的多年老物。

他们也可能把老弄堂的房子租给到此打拼的沪飘居住,一到傍晚,整个楼道就燃起饭菜香气和洗发水的味道,生活气息满满。

当然也有不愿意跟着子女离开的倔强老人。

他们舍不得这里多年的老街坊,舍不得这个步行到老年活动场所不超过五分钟的地段,舍不得自己和这里契合完美的生活习惯。

这里的拆除,于他们而言,可能是喜得一笔拆迁款,可能是少一笔长期的租金收入,可能是即将住进更好的房子,当然还可能是要与自己的回忆彻底分离。

在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撤离”弄堂的时候,也许会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

孩童时期那个烧红烧肉会送来家里尝尝的阿姨;

少年时期那些常常相约打球的弄堂伙伴;

婚礼当天给街坊领居发喜糖,放鞭炮的欢庆;

步入老年后怡然自得在门口晒太阳的时光。

虽然回忆里的那个时代即将远去,再不回头。

但我们可以趁着弄堂还在,回忆还在,他们还在的时候回去看看,对那个年代做一场郑重的告别。

那么再见啦,藏着无数人回忆的老弄堂。

- End -

上海潮生活

   

1 2 3 ... 12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海潮生活官方 作者:老弄堂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