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这张地图从上海人家里消失了,但愿我们还记得这项出门技能

今天的95后,已经不知道没有导航如何出门了。

但对于1985年以前出生的上海人来说,自立的必备技能之一曾是——看地图。

01

60后丁卫(化名),老家在江苏。上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工作。

在那个时候,他要到上海的某个地方,主要方式是问人。

“单位里基本都是老上海,你就问同事。因为每个人都有个熟悉的地方。譬如住在万体馆的人,会跟你说万体馆附近有什么公交车。”

■丁卫(化名)过去的通讯录,朋友给地址的时候会一并附上交通方式。

可以说,周围人的活动半径,加起来就是一个个体的私家上海版图。

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问不到人,再寻地图”。

1986年,他要随同女朋友去往徐汇长桥新村的亲戚家,这超出了周围人的认识范围。

他只得翻地图,找出从中山东一路的单位出发,到达长桥新村的路线。

“先看出发的地方,跟着65路线路跑,跑到南码头。43路调到万体馆。再看长桥一村附近有什么车子。最后从万体馆乘111路到长桥新村。”

整个路程要2-3个小时。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有必要科普一下,当年查地图的基本方式。

恰好我们在文庙旧书店买到了一张2001年的《上海城市交通图》,封面特意标注为“新世纪版”。

■我们买到的2001年版《上海城市交通图》

以这张地图为例,整个上海城区,横向分成了14行,纵向分成12列,分别标注为A-L,就好比坐标轴。

■地图左侧和下侧分别标注有字母和数字,相当于坐标轴。

先从新村索引中,根据“长”字四画,找到长桥新村在地图的位置——L5。

■根据笔画,可以找到每个新村在地图上对应的“坐标”。

下一步,看附近的道路上标注了什么公交车。

公交车一般以红、蓝数字标注在道路上。从地图上看,长桥新村附近有111、731、755路。

■位于L5的长桥新村,道路上的红蓝数字是公交线路。

然后翻到地图背面的《市区公交线路一览表》,看这三路公交车的途经站点。

■地图背面是上海市全图和公交线路表,2001年长兴岛还属于宝山区。

丁卫发现111路的起点站是万体馆。而周围人曾经告诉过他如何到万体馆。

根据经验 地图,他排列出了最终的线路——65转43转111路。

丁卫的方法,也是早年在上海找路最主要的两个方式:问人 看地图。

02

1981年出生的张琳芝,在12岁那年,遇上了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

当时还在大境初级中学读书的她,家从老城厢老西门,搬到了徐汇靠近闵行的梅陇三村。上学的路程突然拉远了。

那一年,父亲郑重其事地拿出地图教她。“阿拉爷(爸爸)是生怕我不晓得路上车子哪能乘。”

早上上学,她会坐上6点第一班的218路高峰车,到大兴街再走去学校或者乘坐11路。

下午放学晚了,如果错过了最晚5点半的高峰车,回家路线就变得复杂得多——11路到大兴街,转43路到万体馆,再转50路公交车。

■在地铁网络尚未发达前,上海人的主要公共交通是一路路公交车。/张春海 摄

为了应对各种万一,父亲教她看地图。刚刚读初中的张琳芝,其实一开始是很抵触的。

“作为一个小朋友,让侬去看噶许多数据,侬要恨死脱的,觉着超出了侬的数据处理范围。”

“实际上,伊在教我逻辑思维。伊会帮侬讲,先寻着这个地方,看伊周围帮侬搭界(有关)的是啥物事(东西),再形成一个倒推。”

“就是去寻侬要的clue(线索),再去跟侬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自家排一个strategy(规划)出来。”

“伊觉得,一个人(要)自立,这就是侬人生的一门课业。侬一定要去学习的,不管欢喜不欢喜。”

这条上学路线,父亲带她走了两次,剩下的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阿拉爷会训练我,先记从大兴街到梅陇总共经过多少站,再记每站周围匹配的地标。”

“就像一个全景地图一样的。这个全景地图,是在侬脑子里的。”

比如,“到了枫林桥之后有一个好望角大酒店,斜对面是青松城。然后侬就记得,到格地要转弯了。”

03

张琳芝的父亲如此操心地教女儿认地图,还有一个原因,他要去外地工作了。

在没有导航的时代,一个家里总要有一个人识路。在张琳芝家,这个任务属于父亲。

“小辰光屋里向查地图这桩事体,都是交给爷老头子(爸爸)做的。为啥?逻辑思维。娘(妈妈)不管的。”

“男的老早总归是在外面跑得比较多的。”

“譬如讲,阿拉阿娘(奶奶)要出门,伊就会帮阿拉爷讲:侬帮我查一查哪能去。”

父亲查完之后,会将出行路线、换乘交通都写在一张纸上,交给奶奶。这就有点像把今天导航搜索的结果打印出来,随身带着。

“有交关(很多)同学也是,会叫家里人看好,写在纸上。这个时候识地图的那个人,就会成为team leader(团队领导人)。”

张琳芝往往就是那个team leader。

今天,当我们拿出一张2001年的地图,她依旧熟门熟路查看方法。但也不无感慨:“侬再不问我,我都快忘记这桩事体了”。

■2001版《上海城市交通图》,正面右上角有道路名称索引。

这件她小时候抵触的事情,回过头来看,锻炼了她的多种能力。

“它其实培养的是一种独立性的思考。放到今天,用阿里的话来讲,终局思维。先知道目标在哪里。然后再去看,怎么去找到你要找的路线。”

父亲在教完以后,也会问她:还有第二条路线伐?“伊其实在教侬flexible(灵活)。”

这跟今天导航软件会给出多条公共出行路线的逻辑一样,都是要有plan B。

在前互联网的时代,信息传递很慢。路上总有意想不到的变化。所以在路上寻人问路,也是非常普遍的一件事。

张琳芝在实战中总结出了几个问路成功率颇高的地点:东方书报亭、便利店、水果摊头或者烟纸店。

参考资料:

1. 方诚,《喜看今日路》,解放日报,2001年1月3日。

2. chenqin,《外来者扎根上海、迁向市中心的一种代价?》,澎湃新闻,2015年9月22日。

3. 《1998年上海部分出版社发行量最大的一本书》,文汇报,1999年1月16日

4. 汪一新、乐天,《上海地图成了畅销品》,新民晚报,1997年3月27日。

5. 汪一新,《大上海的世纪之路》,新民晚报,1999年1月4日。

6. 王青萍,《上海地图》,新闻晚报,2000年11月22日。

7. 赤慧,《上海地图配放大镜》,新民晚报,2005年5月5日。

8. 陈熙涵,《上海交通图“一张”变“一本”》,文汇报,2009年1月13日。

9. 林小蕾,《来看看上海这块宝藏地块背后的故事》,二分之一说,2021年3月15日。

10. 黄海华、孙婷,《商业网站更新不够及时,政府网站使用不太方便,地图查询服务能否更便民?》,解放日报,2010年7月19日。

11. 李乃良,《变比例尺地图投影在编制中的应用》,地图编印,2000年12月。

12. 高愉,《城市旅游交通地图中的“索引”及其设计》,出版实务,2005年第8期。

   

1 2 3 ... 12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周到客户端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