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一顿刺身吃死数人,上百人靠洗肾续命,日本十年来最大食物中毒事件

进入五月以来,大家期盼已久的小长假和法定节假日也开始增多了。在这个春暖花开,微风和煦的季节,去海边游玩并享受一顿海鲜大餐也成为了很多人旅行的首选。

但正是在这个海鲜鱼获最为新鲜的时候,国内各大官网也发出紧急通知,号召大家杜绝采集、买卖及食用海虹等贻贝类海鲜。这是因为这类海鲜,在春夏交替季节极易感染麻痹性贝类毒素。被人体摄入后会引起食物中毒,严重者甚至会呼吸困难甚至造成死亡及肾衰竭。

消息一出,不少对海鲜大餐期盼已久的吃货心凉了一半。刺身贻贝虽然美味,但为了自身安全,还是没必要为食伤身。那这种海鲜体内携带的病毒,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在这件事上,曾经因为误食了携带病毒而造成大规模是伤事故的日本,想必很有发言权了。

作为世界上食品安全管理法律法规,最为健全完善的国家之一,日本对待食材可以做到追踪溯源到生产者个人,这一项制度令很多人佩服。但这些成熟法案和流程的建立,也是基于曾经因为食物安全引发的一桩桩血案......

2021年4月底,居住在日本富山县砺波市的小西政弘再次来到家附近的墓地,为妻子和岳母进行焚香祷告,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整整十年。

https://www.toutiao.com/i6959478786970780190/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小西政弘都会提前准备好妻子和岳母生前喜欢的鲜花,和两个孩子一起去扫墓。除了清扫修剪墓地外,他也会向两位故人讲述案件的进展。可让他不能释怀的是,事情过去了十年,案件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2011年,小西政弘为了庆祝大女儿十七岁的生日,在4月23日这天他带着妻子两个孩子和岳母,一同来到位于家附近的连锁餐厅“烧肉酒家惠比寿”砺波店聚餐庆祝。当天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至今仍历历在目。大女儿点了牛肉刺身,在食用后不久,全家就出现了腹泻呕吐、腹痛和消化道出血等症状。送进抢救后,妻子和岳母因病重而撒手人寰,两个孩子也换上了严重了后遗症,十年来依靠药物和透析维持性命。

这件事,让原本幸福美满的小西政弘一家笼罩上了悲剧的阴影。家中两位女性的去世,让活下来的人悲痛不已。大女儿更是自责的认为,是因为自己生日才导致妈妈和外婆的死。

十年来,小西政弘一直盼望着连锁餐厅的运营公司和食材供应商能够站出来进行后续处理。但作为事故方的两家公司,至今没有对小西政弘一家进行过慰问和扫墓等形式的安抚。

五年前,小西政弘在警方的传唤下,前往警察厅进行了笔录的增补。在那里,他看到了保留了十年的重要证物——妻子留存的血液样本。这份仅有几毫升的血液样本,让小西政弘觉得妻子还活在人间。这也激励着他继续和事故方一直进行对抗上诉。

但在去年10月,小西政弘得知富山县法院决定不再对事故方进行新的上诉和搜查取证。这意味着,妻子的血液样本不再有存在的意义,未来也将会统一销毁。

小西政弘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也随即崩塌。血液样本消失后,妻子在世间的所有痕迹也被消除,自己和她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小西政弘每当想到这件事,都不敢去想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和小西政弘一样,事发时带着全家一起去“烧肉酒家惠比寿”砺波店聚餐的久保秀智,也是为了给小儿子久保大贵庆祝生日。4月23日,是久保秀智的小儿子14岁的生日。

吃了生牛肉刺身回到家后,小儿子就开始呕吐腹痛不止并发生痉挛抽搐等现象。在送医后,他被诊断为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HUS)。

由于没有特效药和介入手术,大贵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治疗后于当年10月去世。

大贵去世后,久保秀智一家的时间都停在了那一刻,他们经常幻想着大贵如果还活在人世,应该也是进入社会的大学生了。陷入这种怀念之中,久保家再也没有了开心快乐的理由。

在接到对事故方不起诉的通知后,久保秀智选择继续收集证据向外界披露,为的就是不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

除了感染去世的五人外,这次生牛肉食物中毒事件还给上百名受害者造成了不可逆的身体损伤。

今年26岁的东京某公司OL佑子小姐,十年前和三名高中同学一起去了“烧肉酒家惠比寿”高冈店聚餐。在吃了刺身后,三人都发生了呕吐腹痛等中毒现象。被送到医院后,除了切管介入和洗胃等处理外,又进一步对她们按透析方案进行了治疗。

两个多星期的ICU治疗后,三人才逐步恢复了意识。之后的四年里,每周还需要血液透析和服用抗抑制痉挛的药物维持。

这样的治疗,不仅给他们身体带来巨大的负担,全家人的精神也都感受到了巨大压力。因为害怕会复发,佑子上大学期间只能选择离家近的学校以便方便透析治疗。确诊时,佑子的父母当时还未退休,为了照顾她就医,只能匆匆辞职回家。

直到现在,佑子在就业和相亲时也会担心对方会嫌弃她的病史,性格也一步步变得更加内向。

另一名现年37岁的男性受害者,在送医抢救后虽然没有留有严重后遗症,但他也患上了PTSD。直至今日,他都不敢在食用肉类,家里更是很少购买海鲜贝类。

十年前的这起食物中毒事件,给日本餐饮业造成了巨大损失,对民众心理的的影响更是难以估计。单是当年事发之后的两天里,就有超过300多人拨打电话声称自己感到身体不适。

原本颇受欢迎的生拌牛肉,也在很长一段时间消失在餐桌上。一些烤肉店受此牵连,发生了大规模的停业倒闭潮。

日本富山县和福井县两个县的警方也为此特别成立了联合搜查总部,从对经营者家烤肉连锁店的总公司,以及为该公司提供牛肉的东京板桥区的一家肉类批发公司进行搜查取证。

另一方面,日本厚生劳动省针对生食用肉类的卫生标准也设定具体的处罚条款。富山县法院也判决运营公司向所有受害者家属进行1亿6900万日元的民事审判赔偿。

可小西政弘在内的遗属与2万5000人一起情愿,提出对运营公司进行刑事责任的审判,富山县法院却给出了“不起诉”的判决,这让很多受害人家属倍感失望。大家认为在这十年里,为了积极取证每个人都复出了外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仅仅是民事判决很难弥补家属们内心的缺失。

不少网友也支持他们的做法,认为法院给出这样的判决,无疑是站在资本的一方,属于草菅人命的行为。但无论外界呼声有多大,这件持续了整整十年的食物中毒事件,也只能以这样的结局画上句话。

最后我们也希望所有食品行业从业者,能够在赚钱的同时拿出多一点的耐心在食材管控和品控筛查上,不要再让这样两败俱伤的悲剧重演了。

   

1 2 3 ... 12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东京新青年 作者: 责任编辑:姚卫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