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上海市民可以“脱卡就医”了:记者去几家医院试了试,结果发现……

如今在上海,使用手机里的医保电子凭证或“随申码”,不带社保卡、医保卡也能去医院看病。在日前举行的“2021上海民生访谈”中,上海市医疗保障局局长夏科家透露了这则消息,并称目前上海全市公立医疗机构已实现“脱卡就医”全覆盖。

这无疑是个便民之举。带个手机就能看病,既避免了找卡带卡的麻烦,更方便了身体突发不适时临时就医,不需要像以往那样还得回家先取卡。据了解,上海早在去年就开始推广医保电子凭证。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已有不少“尝鲜”市民提供了自己的经历,并提出了一些改进的建议。

“脱卡就医”究竟还有哪些环节需要打通?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也第一时间申领了医保电子凭证,并根据市民们的建议,前往几家医院实地体验。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内,一些自助终端上已经配备了医保电子凭证扫描口。

首次使用“注意事项”有些多

凡事都有第一次。医保电子凭证是个新鲜事物,医院的设备和系统需要对其进行适配完善;而市民首次拿着医保电子凭证去医院就医,也需要熟悉全新的操作。记者发现,“12345”的众多反映中,有近一半都是聚焦了医保电子凭证的首次使用。

如市民林女士反映,她日前上班时因牙疼就近前往汾阳路上的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就诊。而此前,家住金山区的她已在金山的医院使用过数次医保电子凭证,早已熟门熟路。没想到,在眼耳鼻喉科医院她却吃了个闭门羹,医保电子凭证在自助机器上始终刷不出来。窗口工作人员分析,可能是因为她此前未在眼耳鼻喉科医院就诊过,因此需要使用实体卡先将个人信息录入医院系统。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自助服务区,几名志愿者正在推广激活医保电子凭证。

5月25日,记者在微信小程序中激活了医保电子凭证,前往眼耳鼻喉科医院尝试。出示随申码和身份证进入医院后,门诊大厅外侧通道内,自助机器一溜排开,几名身着绿色马甲的志愿者正守在机器旁指导。记者拿出手机上的医保电子凭证,点击屏幕上的自助挂号,并将手机屏幕对准屏幕右下方的扫码器。屏幕上的卡号窗口蹦出一长串数字,随即红字提示“电子凭证二维码无效”。志愿者见状支招“换个平台试试”,记者又在支付宝平台也申领了医保电子凭证,扫描后依然提示“无效”。怎么回事? 一旁的便民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仔细询问后判断,问题可能出在记者已申领了新版社保卡,但一直未激活,使用的还是“医保卡”。

△在眼耳鼻喉科医院,记者尝试使用医保电子凭证自助挂号,屏幕红字提示“电子凭证二维码无效”。

5月26日,记者激活新版社保卡后,再次前往眼耳鼻喉科医院体验。这次扫码后,自助机上准确地显示了记者的社保卡卡号,随即进入首次就诊的信息登记界面。刷身份证、登记手机号后,挂号界面顺利出现,意味着医保电子凭证可正常使用了。

记者并未遇到林女士说的“持医保电子凭证到一家医院首次就诊,需要用实体卡配合一下”情况,但上述情况确实也存在。5月25日下午,记者又前往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实地体验。自助设备系统提示“您没有建立过付费身份!请至收费窗口处理”。一旁的志愿者看记者坚持想用医保电子凭证“建卡”,试着操作了设备的“自助建卡”功能,但无法成功,“只好去人工窗口。”窗口工作人员扫描了记者的医保电子凭证,后台也没有任何信息显示,“如果没有带实体卡,这次你只能自费了。”

△虹口区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的自助挂号收费区,醒目提示有“建卡”流程。

△记者直接使用医保电子凭证遭遇上述提示。进一步得知,初诊患者需要配合使用实体卡才能建立“付费身份”,即完成“建卡”步骤。

为此,记者进一步咨询院方信息科人员,对方也有点纳闷,“按道理医保电子凭证与实体卡信息是一致的,患者只要提供身份证信息就能实现建卡。”随后表示会研究这个问题。

个别环节仍未配置扫码设施

记者在耳鼻喉科医院体验时看到,预约、挂号、就诊签到、取号、就诊记录打印以及取药等环节,均有相应的扫码设备,医保电子凭证全院通用,十分方便。 不过,在“12345”,也有市民反映一些医院的个别环节仍未配置扫码设施,尚不能实现全流程“脱卡就医”。

如市民陈女士反映,3月13日深夜11时,她突发胸闷,未来得及携带医保卡就前往医院就诊。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已开通使用医保电子凭证,她顺利地挂上了急诊号。医生告知需验血,她前往收费台,试图扫描医保电子凭证付费,但被窗口告知无法使用。服务台工作人员表示,没带实体卡的话需办理一张自费卡,随后再去支付验血费用。一来二去,陈女士被弄得头昏脑胀,她不解:为何验血项目无法扫描医保电子凭证?

5月26日,记者在第一人民医院顺利激活个人信息后,在医院的多个诊区尝试使用医保电子凭证。

在妇产科,等候区设有一台体积颇大的一站式自助机,但找了一圈,记者也没有发现医保电子凭证的识别区域。一旁的工作人员提醒,这台机器没有该功能,需找走廊上的壁挂式自助设备。走廊里的壁挂设备数量倒不少,但功能上仅限于当日预约、预约挂号、自助付费三项; 在3号楼放射科,巨型一站式自助机左上方倒是张贴了“医保电子凭证扫码口”提示,但却无法使用。一旁的自助取报告机未安装医保电子凭证识别功能,想要第一时间扫描医保电子凭证取报告有点难; 在住院区,住院续费自助设备也没有医保电子凭证扫码口。窗口人员答复记者,上周有一位患者由于遗失实体医保卡且未补办,他们尝试用医保电子凭证办理住院手续,没想到系统成功识别出来了。但出院结算时好像还不稳定,最后仍用的是挂失补办的实体卡。

△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3号楼放射科,一台自助设备发生故障,另一台自助取报告机则无医保电子凭证扫描口。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续费自助机上无医保电子凭证扫描口。

记者体验发现,在一些医院,尚不能使用医保电子凭证的,大多集中于化验取号、打印各类化验报告以及打印发票等环节。如5月25日,记者在上海市胸科医院看到,二楼的门诊化验处设有两台排队叫号机,但叫号机屏幕上仅看到有“读卡”按钮。一旁的抽血医生提示记者,医保电子凭证的确刷不了,不过可以通过手动输入挂号发票上的卡号来代替。在门诊化验处不远处,一台“检验报告门诊病历打印机”挂在墙上,这台设备也无法顺利扫描医保电子凭证。不过硬件上留有扫码口,相关功能通过完善软件应可以实现。

△图为上海市胸科医院二楼门诊化验处的排队叫号机,验血患者暂时无法刷医保电子凭证取号。

期盼能尽快摆脱就医册

4月14日,杨女士在单位里犯了腹痛,熬到下午开始加重,她赶紧前往浦东新区第六人民医院东院就诊。坐了1个多小时公交车抵达医院,又在挂号收费窗口排队等了半个小时,轮到时,她出示了医保电子凭证,“今天着急出来,别的都没带,只有这个可以吗?”窗口人员表示,使用医保电子凭证要配套“就医记录册”才能使用,否则只能选择自费,“这是医院的规定”。

杨女士注册医保电子凭证已近一年,使用过两次,恰好都是突发状况,均没携带就医记录册和医保卡,但都顺利就诊。在挂号收费窗口碰壁后,她马上想到去急诊科室碰运气,但也被医生回绝。无奈,她只能让爱人前往家中取就医记录册,再前往离家更近的医院方才就诊。“就医册上就插着实体的医保卡,带了册子就肯定带了实体卡,那还要医保电子凭证何用?”她哭笑不得,既然医保卡已实施了电子化,那么就应该便民到底,让就医记录也同步电子化。

4月19日,袁先生在浦东新区第六医院东院就诊时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向医保局咨询缘由,对方的答复是,依据2016年的《上海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办法》等政策,参保人员要在门急诊就医,需凭社保卡或医保卡和就医记录册持卡结算;参保人员应当使用而未使用《就医记录册》所发生的医疗费用,医保定点医疗机构不予记账,医疗保险基金不予结算。 袁先生认为,现在若要推行医保电子凭证,那么就诊时还要携带就医册的要求就是一种悖论,应当及时改正相关规定,推进诊疗记录的电子化。即便仍然需要打印纸质就诊记录,也可以使用医院提供的小册子替代。

△图为眼耳鼻喉科医院里的“自助服务站”,右上角写有“用电子卡更快”的标语。

据了解,配合“脱卡就医”的“脱本就医”也已经有了时间表。据上海市医疗保障局局长夏科家介绍,通过数字化转型,目前已有一些医院试点电子就医记录册。到今年6月底,将有4个区的医疗机构和11家市级医院实现“不带本就医”。袁先生回忆自己在第九人民医院就诊时,医生直接在电脑上机打了就诊信息。后续向保险公司报销,他直接在前台补打了就诊记录。

在体验采访中,不少患者都对医保电子凭证表达了浓厚的兴趣。眼耳鼻喉科医院的志愿者小李胸前挂着一张印有二维码的牌子,只要有人前来使用自助机器,她总会“推销”一下,劝说患者们激活医保电子凭证。她告诉记者,“接受度很高,10人里面有8个都愿意激活。”而来自医保部门的数据显示,目前已有超过800万市民激活了医保电子凭证。但在诊区实际观察,真正使用医保电子凭证的人还不算多。“医保电子凭证我激活了,但仍习惯带卡来看病”“我注册了,但没想到要用,现在好像在大力推广。”采访期间,这是常见的答复。

△记者在上海市胸科医院体验时,自助机器虽能正常读取医保电子凭证,但系统并不稳定,频频报错。

此外,体验中记者也在多家医院遭遇了设备不稳定的问题,频繁遇到“无效”等不正常提示。市民认为,要推广普及医保电子凭证,医院还要不断完善设备、优化系统和流程,提升医保电子凭证的使用体验,打通上述使用上的“堵点”。

   

1 2 3 ... 12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上观新闻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