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提出并践行“上海精神” 上海合作组织为世界稳定注入力量

  4月26日,上合组织国际投资贸易博览会暨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青岛论坛在青岛开幕。

  20年前的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在黄浦江畔诞生。过去20年里,秉持“上海精神”,这个新型区域合作组织努力消除地缘政治对抗阴影,求同存异中探索相处之道,发展道路越走越宽,国际影响越来越大。分析人士认为,在国际格局深刻演变的背景下,这一年轻的组织正通过一条全新路径来促进自身发展、完善地区治理体系、推动构建命运共同体。

  “三根支柱”各放异彩

  日历翻回2001年6月15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六国元首在上海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欧亚大陆一个综合性区域组织就此诞生。不知不觉,上合组织已走过20年发展历程,它取得了哪些成绩?

  组织上,随着201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正式加入,它从最初的6个成员国发展到现在的8个成员国、4个观察员国和6个对话伙伴国。

  “这个组织获得了全球影响力。”德国《新德意志报》网站称,它覆盖欧亚地区60%的面积,拥有将近世界一半的人口(约30亿),占到全球GDP的20%以上(逾16万亿美元)。

  机制上,上合组织设立了两个常设机构——秘书处和地区反恐怖机构执行委员会,分别位于北京和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成员国元首理事会是上合组织最高决策机构。

  合作内容上,秉持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上合组织确立了以安全、经济、人文为“三根支柱”的合作体系,成为促进地区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积极力量。

  分析人士认为,安全是共同需求,发展是共同愿望。过去20年,上合组织在应对地区安全挑战、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搭建人文交流平台等方面表现出色,也为改善世界秩序和提高成员之间开放性带来更多希望。

  “安全是上合组织最重要的合作内容,也取得了最突出的成绩。”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长李永全认为,一来,上合组织是从“上海五国”机制转化发展而来,而“上海五国”是为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而成立的机制。自上合组织成立以来,增加了务实合作和人文合作,但安全合作仍是最主要的支柱。过去20年里各国首先达成的合作成果,绝大多数与安全有关。二来,在危机四伏的中亚地区,上合组织发挥了遏制“三股势力”的重要作用,维护了地区局势的基本稳定,为各成员国的国家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其次,中亚国家建设初期都会遇到经济问题。正是与中国的相关合作,为他们解决紧迫的社会经济难题提供了帮助。数据显示,中国对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的进出口总值已由2001年的171.4亿美元增长至如今的2448.5亿美元,年均增长率达15%。

  再者,人文合作有其特殊性,讲求“和而不同”。上合组织对于不同文明的吸引力巨大,仍有很多空间和潜力。

  上海社科院资深研究员、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指出,“边界无争端”是上合组织安全方面最主要的成就。除此之外,打击“三股势力”、维护欧亚腹地安全稳定,携手抗疫、建立公共卫生安全合作体系,都是各成员国在安全合作上的成就。

  “经济合作略逊色于安全合作,但横跨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的中欧班列异军突起,成为区域合作的新增长点。”潘光说,新的发展趋势是,中欧班列在促进上合组织各国互联互通的同时,溢出效应已拓展到欧洲。

  “人文合作后来居上,具有不少创新特色。”潘光说,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古丝绸之路的文化底蕴激发起成员国越来越多的共鸣。上合组织还特别重视青少年之间的文化交流,将其视为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

  “中国智慧”创新内涵

  那么,与北约、G7等老牌西方集团比,上合组织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上合组织是21世纪新型区域合作组织,‘新’主要体现在几点。”潘光说,其一,它成立于2001年6月,是本世纪最早诞生的区域合作组织。其二,大小国一律平等,没有老大老二之分,是其鲜明特点。它不像北约等冷战时期的组织,都有老大为首的座次排序。其三,它不只考虑安全议题,也不是军事联盟,而是综合性区域组织,从经济合作入手,努力以创新推动发展。

  “上合组织最大特点就是提出并践行‘上海精神’。”李永全说,它是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体现,具有超越时代和地域的价值。北约与上合组织根本没法比。北约是个军事政治同盟,以树敌为凝聚各成员的主要手段;上合组织则以合作为主要内容和主要特征。在新冠疫情与世界百年变局叠加共振背景下,超越文明冲突、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等陈旧观念的“上海精神”恰恰符合世界发展大势。

  上合组织是迄今唯一在中国境内成立、以中国城市命名、总部设在中国境内的区域性国际组织。2013年以来,习近平主席连续8年出席上合峰会,提出一系列合作倡议。“上海精神”正被赋予新的内涵。

  2018年青岛峰会上,中方提出发展观、安全观、合作观、文明观、全球治理观等“五观”。2019年比什凯克峰会上,中方提出打造团结互信、安危共担、互利共赢、包容互鉴的“四个典范”。2020年视频峰会上,中方提出构建卫生健康共同体、安全共同体、发展共同体、人文共同体等四个“共同体”。

  潘光认为,从上合组织诞生,到过去20年的发展,中国发挥着引领作用。其一,上合组织的命名过程中,各成员国有过各种方案,几位来自上海的学者提议“上海合作组织”,既呼应其前身“上海五国”,又体现出上海在交通便利程度、安保措施等方面较五国的其他大城市更为领先,最终得到各国认可。其二,打击“三股势力”方面,中俄一直是“领头羊”。其三,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符合上合组织经贸合作转型升级的要求,为区域合作提供新的发展思路、合作模式和契机。

  李永全认为,中方“命运共同体”理念和“一带一路”倡议在成员国内已形成共识。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和各成员国的发展战略相对接。中方的一系列主张正为上合组织的发展起到支撑和推动作用。

  有能力化挑战为机遇

  毫无疑问,作为年轻的国际机制,上合组织仍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一路走来,挑战当然是有的。”李永全说,一是,中亚地区恰恰是大国博弈异常激烈之地,美国和欧洲都在插手,希望通过搅局来遏制俄罗斯和中国。美欧上述举动对中亚地区的稳定与发展构成压力。二是,成员国之间仍有一些具体的矛盾和分歧。三是,各成员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发展道路不同、文化差异较大,如何从整体利益出发,求大同存小异,也考验各国智慧。不过,过去20年,上合组织已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可以应对这些挑战,也可以把它们转变成发展机遇。

  潘光指出,最近几年,国际形势发生巨大变化。美国等西方国家把中俄视为主要竞争对手,也在各方面拉拢中亚国家等上合组织成员国。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人文合作增进了不同文明、国家、民族、宗教之间的沟通和互信,为上合组织安全与经济合作奠定坚实基础,对全球的和平与发展具有重要示范意义。

  展望未来,上合组织即将迈入第三个十年。在这个充满差异性和多样性的世界里,各国究竟应该如何相处,推动自身和世界的前进,成为不稳定世界中的重要稳定力量?上合组织正用实际行动给出答案。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东方网 作者:孙衍康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