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一顶帐篷一万六,定了酒店也住野外,中产的精致露营到底有多卷?

  国庆之前,家在北京的魏茹今年一共露营了8次。最频繁的一阵是在4月,魏茹家的那顶白色帐篷,扎入过北京最大的商业营地,高海拔的草甸,荒漠中的河滩,甚至还有私人的海岛。在老家的父亲从朋友圈看到她一周不落地腾挪,忍不住问:“老住帐篷,那你们在北京买房干嘛?”

  “其实是因为孩子。”魏茹解释说。

  魏茹是一个三孩妈妈,家中的大儿子11岁,女儿4岁,最小的儿子2岁。同时,她还有另一个身份: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女儿两岁前,她的人生重心在事业,日常生活大致可以概括为:动则半个月的出差,整日整夜地待在片场,以及接连不断的电话会议。下班后也无法幸免,她常常能握着手机,从三环内的办公室一路聊回位于顺义的家,最忙的那个夜晚,下了车,她又站在院子里聊了两小时。

  时间在堆叠成山的工作里消逝,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家里的老人在给女儿喂苹果,小勺子挖出的果肉,一口口地送进小家伙嘴里,魏茹突然愣住,愧疚感冒了出来。“女儿快两岁了,但到那天我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给她喂过苹果。”

  去年开始,这位妈妈试着把时间匀给孩子。她沿着中产们的潮流,带着孩子们春天去野餐,冬天去滑雪,到了年末,又站上了流行潮头,优先于身边大多数人,加入了精致露营的队伍。

  北京的一位室内设计师Jonny 在今年入坑。他今年30岁出头,但常年伏案工作,导致他的膝盖、脊椎都有伤病,有一只眼睛也因为盯电脑屏幕太久,患上了白内障。然而,让他最接受不了的是,工作带来了女儿的疏离。

  Jonny自称女儿奴,只要8岁的女儿冲他笑笑,就能乐上半天。但是一年二十多趟的出差、一睁眼上百条的信息,几乎每时每刻都把他困在工作里。女儿变得凡事都向着陪伴更多的妈妈,“当我和太太有分歧,她对女儿开玩笑说再给你找个爹吧,我女儿会毫不犹豫地答应。”某一天,有人向他发出一起露营的邀约,这位失落的父亲立马抓住了缝补感情的机会。

  更多人去露营是为了自己。家住北京东六环的Lan,把精致露营视作“自家客厅的延伸”。他喜欢和朋友一块儿喝酒聊天,但朋友大都住市区,城郊间的距离导致这份联结时常受阻。“喝酒吧,又得找代驾,约朋友来自家吧,又太远。”精致露营的出现解决了这些问题。

  Lan和朋友们一起在北京郊外相聚,入夜后,点一把篝火,聊天聊到尽兴,酒也喝到尽兴,倦了、醉了,就钻进帐里沉沉睡去。最重要的一点是,爱好户外运动的他和更喜欢安静、精致生活的妻子,终于在露营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

  这场精致露营风潮,最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日本大火的动漫《摇曳露营》,后来的疫情时代里,无法聚集在棚内拍摄的韩国综艺,也瞄准了露营元素,《带轮子的家》是房车露营,《感性露营》是在营地里“周游世界”,大神罗PD,今年也把场景限定在了营地里,《机智的露营生活》《新西游记露营篇》应运而生,后来,这股风潮才刮到国内,从节目走向现实。

  在北京的人们成了今年端午、中秋、国庆假期在小红书上搜索露营最多的一类人,再往下是成都、上海、重庆和杭州。有数据统计,国内露营人数已经达到3.6亿次,其中精致露营占到总露营人数的20%,人群集中于21-45岁,年轻一代和年轻家庭占主导。人们逃离城市的理由各不相同,很难确定户外的帐篷里到底攒了什么味儿的解药,但它带来的那些陪伴、相聚、返璞归真,似乎短暂地消解了他们的一部分烦恼。

  庞大的消费群一共催生出2.6万家国内露营相关企业,其中超六成的公司在2020年后建立。“最近大热的国产品牌像牧高笛、挪客都是我们宁波的。”石一骄傲地介绍。今年初,她说自己的朋友圈、小红书、常听的播客,全方位地向她安利精致露营。到了4月,她终于在朋友圈里展示了一顶白色的金字塔帐篷,还有她第一次露营的体验,简单明了的9个字:“很不错!很不错!很不错!”几天之前的一个深夜,她还在电话那头,用失落的口吻讲起在家里公司上班的逼仄与苦闷,但也就是从露营那天开始,这个活动成为了她短暂喘息的一个出口。

一顶帐篷一万六,定了酒店也住野外,中产的精致露营到底有多卷?

一顶帐篷一万六,定了酒店也住野外,中产的精致露营到底有多卷?

  ▲ 石一搭起的白色金字塔帐篷。图 / 受访者供图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每日人物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