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一顶帐篷一万六,定了酒店也住野外,中产的精致露营到底有多卷?

  暧昧

  美好也是有的。

  魏茹觉得露营的时候,一天被拉得细长,好像花不完。清晨五点半,阳光落进帐篷,人自然就醒了。“那个时间孩子还在睡,也不会有工作打扰,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我常觉得明明做了好多事,一看表却还没到9点,就觉得好富有。”如果能不被打扰,一整天也会变得简单,大脑放空了,只想着三时三餐。入夜后,还能在城市见不到的漆黑里,伴着风声、蛙声、鸟声,自我疗愈。

  去荒漠的那一次,被魏茹称为向往的生活。也是五点,她走出帐篷,看见湖面泛起了白雾,远远地,一位同行的妈妈已经起床,搬了凳子正坐在湖边看书。

  人与人的关系,在露营这场相互协助的游戏里被拉近。午饭后,魏茹会和丈夫坐在椅子上聊天,聊孩子教育上的问题,聊各自积攒的小情绪,风一吹,它们一下就消散在旷野里。

  Jonny开始在露营中感受到“小棉袄”的温暖,最近,女儿已经不再允许妈妈给她“换个爹”了,她会争着说:“那还是我爸好。”但他觉得改变最多的,还是自己和妻子的关系。妻子曾经是个大大咧咧的人,遇到一些难事儿会甩手,推给他,后来全家一起露营,两个人不得不协作搭帐篷。一开始,妻子打过的地钉全都需要他重新拔出来,再打一遍,搭个帐篷得花一个小时,几次之后,妻子已经熟练掌握了技能,20分钟足以搞定。

  至于老狗,他在安吉的营地开业才两周,就有两位客人觉得大有商机,主动提出想要入股。Lan有阵子没去露营了,他最近迷上了骑公路自行车。那天,带着头盔、穿着紧身的骑行服的他登场,说自己从东六环一直骑到了国贸。不过,Lan还会继续露营,他的新计划是在冬天雪地里来一场。

  石一很久没去露营了。她最终离开了宁波,在杭州找了一份自己喜欢的策展工作,所有露营装备都留在了家里。国庆前夕,她发来一张截图,是她的领导在工作群里问:“有没有人节假日要一起露营?”“谁会想和领导一起露营?”她暗地里吐槽道。她早就有其他的露营计划了,和朋友们一起,可这份计划已经搁置了一整个春天和夏天,不知道这个秋天会不会实现。

  石一被问过很多次,为什么那么喜欢露营?她给了一个看似宏大又十分有趣的回答——因为可以感受自然和人类文明交界的那种“暧昧”。

  “外面风声大作,而我睡在温暖的帐篷里看着电影。”露营打破了钢筋水泥和绿树红花分明的结界,人类文明和自然的界限变得暧昧,好像两边都在,又好像两边都不在,再具体点儿说的话,是短暂逃离的日子里,感受现实世界和向往生活之间的暧昧。

一顶帐篷一万六,定了酒店也住野外,中产的精致露营到底有多卷?

  ▲ 被灯光点缀的帐篷成为了夜里山野间的一抹亮色。图 / 受访者提供

上一页 1 ... 3 4 5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每日人物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