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上海人避暑总爱往外跑?每晚2000元照样卖爆,本地民宿如何“抄作业”?

  暑期是家庭旅游的旺季,家住徐汇的程女士也不例外,往年会选择上海周边一处僻静的乡村小住几日,不过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只能留沪避暑,反复对比几次之后,她不免有几分疑惑:

  上海的消费力这么强,为什么本地民宿始终不温不火,反倒是“环上海”的杭州、莫干山、安吉等民宿一片火热,动辄每晚800元以上的客房,甚至需要提前一月预订?

  先天不足:不够美,性价比不高

  这一困惑,并非程女士独有。

  “在我印象中,上海郊区很多民宿有点像小型农家乐,以农村宅基地自建房为主,装修看着不错,仿照酒店规格来配备设施,但却缺少酒店的服务。”在崇明合伙开民宿的陈先生,创业之初曾考察不少乡村民宿,总感觉“差点味道”,要么过于“网红”,要么过于土气,“这与民宿主人自身的品位息息相关,综合看来专业性不强。”

  不仅是软硬件“差点意思”,上海乡村民宿还存在先天不足的劣势。

  “旅游住宿行业有个‘2小时自驾半径’的说法,就是自驾车程超过2小时,才让人有度假休闲的感觉,不足2小时的往往只是简单逛逛。”民宿运营专家汪鹤表示,上海市区往郊区的绝大部分景观都在2小时以内车程,因此上海市民在周末及小长假更倾向于去外地,而非崇明、金山等郊区。据他了解,疫情之前,莫干山、安吉、千岛湖等地每晚1000元以上的高端民宿,上海游客可占比30%—50%。

  除了乡村民宿,上海的城市民宿也存在一定规模的市场。正在上海做暑期调研的小嵇,在“巨富长”区域短租了一间民宿,公共区域配备了台球桌、投影仪等,卫生间也是全套智能设备,但房间内部却略显潦草,WiFi时断时续,“原本想近距离体验网红街区,但居住感还是远不如酒店。”

  即便是一晚2000元以上的高端城市民宿,也难逃“性价比低”的差评。武康路某民宿的用户评价之下,“停车困难”“隔音差”“设备陈旧”等标签格外醒目,这也是老洋房民宿难以回避的问题。

  复旦大学旅游学系副教授吴本告诉记者,10来年以前,受入境旅游者偏好、租赁市场活跃等影响,市中心风貌区内的城市民宿因其独特的“老上海味道”“文艺范”等风格收获了一票粉丝,也曾涌现了一大拨经营民宿的二房东。但随着国内中端酒店、短租公寓等的兴起,城市民宿逐渐式微。“亚朵、全季等酒店和城家公寓等短租公寓都能满足城区短期住宿的需求,服务更加标准化,产品舒适度更高,在追求实用和性价比的游客面前,适合城市民宿的生存土壤逐渐缩小。”

  他山之石:人工温泉也能成特色

  民宿业发展十余年以来已经遍地生根,但何为乡村民宿?多数人的认知较为模糊。根据《乡村民宿服务质量规范国家标准(GB/T 39000-2020)》,乡村民宿指的是位于乡村内,利用村(居)民自有住宅、村集体房舍或其他设施,民宿主人参与接待,方便客群体验当地优美环境、特色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场所。“不过这一定义仍旧很宽泛,尤其在乡村旅游用地政策日渐灵活的情况下,酒店与民宿的界限日渐模糊。”吴本表示,居于乡村的不少精品酒店、非标住宿和农家乐,在研究时也被纳入民宿范畴内。

  因此,上海周边地区在广义民宿的范畴内下了不少功夫,使得民宿资源更为丰富且各有特色,这也得益于上海及周边城市群庞大的消费客群。

  汪鹤长期关注于长三角地区民宿业发展,根据他的观察,浙江的民宿主要分布在莫干山、安吉、千岛湖、杭州和宁波一带,品质相对较高,运营相对比较稳定有序,能做到常年有客;舟山的高端民宿,主要集中在海岛游,淡旺季价格变化幅度非常大,其他则相对客单价比较低,总体看来品质略显不足。江苏的民宿资源相对集中在苏州和南京、常州,其他的区域散落在各地点状分布。

  “长三角地区的民宿一旦运营得当,是可以卖出高价的。”汪鹤表示,稍有知名度的民宿通常一晚起价为500-1000元,占据独特风貌和地理位置的标价2000元以上也不在少数。比如去年在抖音上卖爆的安吉“读一间·枕溪”民宿,仅有一间175平方米的客房,位于海拔650米的半山中,270度全景落地玻璃窗,山间成片竹林尽收眼底……凭借着如此高辨识度的景观,每晚2000多元的房价,预订已排至八月中旬。

  不过风景并非是决定性因素,有特色也是民宿运营的制胜之道。“莫干山和安吉是有着天然的景观优势,民宿自然也镀上一层金,杭州、湖州等民宿虽然也有美景及避暑条件的加持,但民宿在原本冬天的淡季也找到了吸引游客的办法——引入人工温泉。”他告诉记者,江南地区的温泉资源有限,但有冬季泡汤的消费习惯,因此带有人工温泉的民宿尤其受追捧。

  相比之下,如果不能和酒店、农家乐拉开差异化竞争,民宿也将沦为“替代性产品”。汪鹤举例说,舟山、千岛湖等知名景区的民宿软硬件都不错,但由于当地酒店业过于发达且受淡旺季影响,民宿发展受到限制。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查睿 束涵 俱鹤飞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