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从业十几年,打过上千起离婚官司,她说“嫁入豪门的神话不足信”

  “十年,我熬了十年,终于解脱了。”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门口,女人攥紧律师桂芳芳的手,哭得浑身战栗,她拨通母亲的电话,抽泣着说:“妈,我自由了!”撕扯数年,离婚案调解成功,此刻,她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新生活。

  这一幕是纪录片《人生第二次》第七集的开篇,当事人真实的情感宣泄,律师眼角泛起的泪花,让很多观众印象深刻。

  一场官司,就能让夫妻从至亲走向至疏。作为一名主要处理婚姻家事诉讼的律师,每天,都有当事人怀抱着委屈或决心,带着爱恨情仇,找到桂芳芳——

  “他下死手打我,在家里多待一秒,我都会害怕到窒息”“家里的钱被他炒股输光了,我现在生活在泥潭里”“他承认出轨,但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很多男人都会做的事”“去年一年我挣了300万,一分也不想给他”……情到浓时,不分你我,一旦翻脸,锱铢必较。

  纪录片《人生第二次》截图

  在很多人眼中,家事是理不清的乱麻,清官也难断。而从业十多年,桂芳芳专“断家务事”,她办了1000多件离婚案,虽然不是当事人,但她好像也一起体会了他们人生中的跌宕起伏。在她看来,自己就是婚姻渡口的一名摆渡人。“他们在过河,而我刚好在摆渡,撑着桨带他们来来往往,走向属于自己的渡口。”

  不破不立,开启第二次人生

  接到纪录片《人生第二次》的拍摄邀请时,桂芳芳正像往常一样奔走在办公室和法院之间。她是上海家与家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这家律所2021年1月成立,聚焦于婚姻家事和财富传承领域的诉讼和非诉业务。

  每年有上千位当事人到这里寻求婚姻帮助。桂芳芳说,拍纪录片是对生活的介入和干预,很多人会有顾虑,有人不愿将隐私公之于众,有人担心拍摄会影响案件进程,有人直接拒绝,有人先同意后反悔。

  每位当事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案件也都很特别,拍摄了上百个案例之后,纪录片里最终呈现的个案,为观众展示了三段不同的婚姻及人生——

  为了让小儿子能和自己一起生活,周东晓与前夫开始了抚养权之争。平日里,她每天接儿子放学,回自己家给他辅导功课,再按前夫的要求将儿子准时送回去。每次孩子跟妈妈和哥哥过完周末,总是撒娇说自己不想回爸爸家。而周东晓只能说“不要难过”“妈妈再去和爸爸争取一下”……

  庭审当天,当周东晓说,为了孩子,自己愿意去前夫家,照顾孩子、给孩子辅导功课,前夫回家自己就离开,全程不会和孩子的父亲过多见面时,法官也被打动了。桂芳芳说:“想想那个场景,觉得挺不忍的,她付出了这么多,但就像一个田螺姑娘,是不能被看见的。”最终案件得以顺利调解,法院增加了母亲探视时间,孩子大多数时间都可以和妈妈在一起,但爸爸更有经济实力,抚养权还是归爸爸所有。

  右为桂芳芳

1 2 3 ... 5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